首  页 阳高概况 阳高新闻 阳高人物 游子情深 旅游天地 风景名胜 科技教育 阳高文化 阳高二人台
博览文汇 党政部门 乡村通览 政策法规 社情民意 招商引资 阳高特产 你问我答 公众留言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总编信箱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风景名胜 > 风景名胜 > 正文
走,看山去!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123456 发布时间:2017-6-2 阅读:216次 【字体:

 

走,看山去!

陆桑

5月30日 4:59

 

前年的今天,与朋友小聚欢饮,并专赋诗以记之

饮酒》:五月初四日,西山落霞红。树绰风弄影,云黛光暗笼。邀友入酒肆,把盏三百盅。互说新近事,情投意气通!归迟长河寂,清风拂面容。

去年的今天已难记所言所行。今年的今天,由于家庭的变故,有了另外的心情行迹。

    起晌后,母亲说出去转转吧,一年回不几回,见见没有见过的人!

    出是要出的,转也是要转的,但见谁呢?走的都走了,留下的也都在麻将里或者扑克里泡着。还不如上山下河,一个人走,一个人走。

    走,我们看山去!——我跟另一个我相亲相近,情投意通,一拍即合。

    六棱山,属恒山山脉,主峰黄羊尖为雁同地区的珠穆朗玛。家就在六棱山脚下,小时候每天一推开门就是山,从窗户看也是山,映到屋子后墙挂镜的还是山。最近看六棱山白桦先生的我们是大河南人,看了我熟的不熟的关於家乡的山的故事!更慨叹家乡的这座脊梁有那么多内容,我何曾尽心读过?想来从小到大,爬这山也只三五次,最多六次吧!

这样想来,兴致更浓,虽听预报说,今天有雷陣雨,我也不管不顾了,一直健步朝前。

    我选择的是从二敖石村直上。一般大家选择石门峪、方城峪、秋林峪或榆林峪等峪口进入,这里山大壁立,但我别无选择。一路向前,村庄在身后渐,离山愈近大石愈多,他们是大山的子孙,有多少个春秋没有离开过母亲的怀抱,始终不离不弃地过着群聚的生活。瞧,有些石头还印着岁月的色彩!一些无名的野草或者我叫不出名的野草点辍其间,相比山下单调的玉米苗,这里的作物丰富了许多。脚下的草皮如绿绒绒的地毯,那些凸出来的石头,奇形怪状,一如散落一地的念珠!

    地势陡起来的时候,梯田的块头越来越小,站在这一块梯田只能看到上边梯田的坝埂。由于干旱,大多数梯田还没耕耙播种,有的甚至还看见去年的茬口。梯的坝埂是石头干垒起来的,应该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工程吧!先人改造自然付出的要比我们多多少倍呢?远处传来哒哒哒,锵锵锵的声音,那是一台挖掘机正在采石发出的声音,我的身侧已堆积了三五堆这样的石堆,准备运下山,或筑房基,或雕石刻,或为假山,或砌河渠,不得而知!但有一点令我感慨的是,先人们造梯田,建高灌,究竟流了多少汗水啊?

     脚下这片荒坡,暗石涌动,是世纪之交那几年我们参加过绿化荒山的地方。左前方的一个小山梁上有人工涂了白的几块立面,淡淡的留着一些痕迹,写的什么字却难以分辨了,竟有十八九年了啊!对,想起来了,是“打造京津生态屏障”。那时京津风沙源治理刚刚实施,这标语好有气势呵,这山就得配这标语,声势夺人,否则格局就小得多。还记得头儿让我们就地取材,用石头在一块坡面上摆成“绿化荒山,泽后人”,字要大,站到左前方新修的路上向下俯視这几个字一览无余,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由于视觉差,摆出的近看是个字,远了什么都不是,当时又无通讯联络,站到远处不能指挥,所以,为这牢什子的东西,我们白搭了好几天功夫。

    山渐行渐近,山风袭来格外清爽,一洗夏日的烦躁和沉闷!头顶一片乌云投下一片阴影,使得山体黑白分明,格外清晰可辨。我张开双臂,我竭大呼!这里属于我的世界,除了偶尔看见一个牧羊人赶着一群羊(不,倒更像一群走路的白石,真的,如稍加伪装,与那些散落的石头别无二致)之外,我任凭如何狂吼,都不会干扰到他人。但是,我问青山他未语,默然攒我如怀中!山太高大了,我发现自已仅站在巨人的脚下,回头望,家乡的村落朦朦胧胧般安座着,呵,你们彼此对望了几百年?

    右前方是一片杏林,我拾而上,途经一方土窑洞,这里显然有住人的痕迹。古人近山,这是我的结论,但逐水而居才是根源,再往上远远望去那里有一道林荫密蔽的沟壑,我猜想这里早先该有水有人家的,后来下山从村民那儿得到证实。他说,那已很遥远了,连他父亲也记不得。我再追问,他说其父有八十五的高龄了。

    这时已近酉时,夕阳西下不要紧,只是头顶上雷声轰隆,乌云要压下来的样子,我得赶紧返回!但眼前的一条小渠吸引了我,往上一瞧,有株树婷婷玉立的样子,与那些杏树比显然是出类拔萃的。对,这就是我中学时来过的地方,也是第一次上榆林的堑上玩,当时堑里还聚有山泉,顺着石渠沽沽而下,或为饮水,或为浇园,实乃榆林小村之本源也!如今泉水没了,少了一份灵性,事隔三十多年,那油松似乎没有多大变化,还那般挺直,那般粗细,那般静静地盯着一个为人们遮风挡雨的华盖!其下有石碾、石磨,也有水渠的痕迹,这里可曾演绎过另一番“流觞曲水”或者“青梅煮酒”的故事,不得而知,或许吧!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附近的地面相对平整,似有房基的样子呢?

    这时已有零星雨滴打到我身上,我不得不作下山的准备。一珠浅绿叶子的小枣树吸引了我,她很有姿态,黄山迎客松的那一种,很有活力,与周遭老态龙钟的杏树比,真是个健壮的年轻人!

    一路下山,快步如飞!顺便拾几石片以为纪念。旁到榆林村南时,风雨交加,一股大雨迎面扑来使我顿时不得前行,浑身淋透,我躲到园墙下,但无处藏身。直到雨势稍减才转移到乡亲的门洞,我已成了落汤鸡。

    回家,已是晚上七点半,来回三小时,约走二十三四里地吧。不知何故有电无网,只有今天补记这次放释心情的野游!

     如有时间,走,我们看山去!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网站名称:中华阳高人 主管部门:阳高县政协 地址:阳高县辕门街10号 邮编:038100
网站编辑部电话:0352--6623260 E-mail:ygzxzxxx@163.com
晋ICP备***********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