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阳高概况 阳高新闻 阳高人物 游子情深 旅游天地 风景名胜 科技教育 阳高文化 阳高二人台
博览文汇 党政部门 乡村通览 政策法规 社情民意 招商引资 阳高特产 你问我答 公众留言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总编信箱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阳高文化 > 文学作品 > 正文
回到初心生长和发育的地方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123456 发布时间:2017-7-8 阅读:100次 【字体:

 

回到初心生长和发育的地方

原创 2017-07-08

作者:李生明

文章来源:耘社(微信公众号)

 

 

    注:本文获“珠还华夏 绘句升平”征文二等奖

 

我是1974年在农村生产一线入党的。去年2月退休后,做了两件事,一是对前半生和体制内工作生涯“回头看”,二是编纂因扶贫攻坚而移民搬迁已13年的废墟村所有原住民的家谱《世系图》,并发起“留住乡愁”系列活动。一个共同的指向,就是主动重新唤起和牢记当年入党时的初心。

我出生于全国农业合作化高潮的1955年。父亲是旧社会扛长工出身,父母都是“斗大字不识半升”的纯文盲。在村中大庙改作的学校上学时,我就对课本上反映前辈革命志士艰苦奋斗、英勇牺牲的故事特感兴趣,《吃水不忘掏井人》《朱德的扁担》《狗又咬起来了》《金色的鱼钩》等,几十年过去了,依然记忆犹新。放学后,嫌母亲同串门人聊天吵得慌,便独上窑顶,跌卧在黍穰垛里,就着半后晌的和煦阳光默读课文,细细品味,每每因感奋不已而悄悄落泪。

学校和社会教育培育了我的革命英雄主义情结。我和村人们到村西京包铁路“半道工区”露天观看《钢铁战士》等电影后,热血沸腾,回家后久久不能入睡。有一次看《英雄儿女》,志愿军战士王成勇敢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形象,牢牢地定格在我的脑海里。半夜回家后就用作业本纸制作一面旗子,用毛笔书写“王成排”,作为偶像。革命英雄主义成了我最大的精神动力,我幻想着哪一天也像这些英雄一样“双手紧握爆破筒,怒目喷火热血流”,扑向敌群,血洒疆场。

在本村小学读完“戴帽”初一,我便转入公社农中读初二。当时,县城中学已解散多年,教师下放到各公社农中,全县没有一所高中。1970年冬季,我参加完农中初中毕业生升学考试,进入新成立的仅有的一个高中班,这是一群“文革”年代带有明显试验品性质的“农中高中”生。高中班成立了,但没有教室。我们在老师带领下,打井,夯地基,脱土墼,另白灰,劈栈,剥椽皮,直到封顶,终于一砖一瓦地盖起自己的教室。19731月,二年制高中毕业回到村里,自然而然地成为一名未设置任何资格认证门槛的生产队社员,从此开始了五年脱皮掉肉的农村繁重体力劳动生涯。

广阔天地的艰苦锻炼使我经历了一次终生难以忘记的人生炼狱和胎换骨的灵魂洗礼。队里先安排我当羊伴(羊倌的助手)在沟坡牧羊,用红、蓝墨水给每家的“头羊”“号墨子”以记忆羊的特征,在崖头刨土、用小车推土垫圈;后又转岗给大牲畜割草,每天150斤额定任务,从梁头下三四里外的荒地和地埂上,一把一把地割下、打捆,再背回饲养院,交记工员过秤记工分。之后,又被安排和一个“地主分子”担着茅粪桶,走街串巷,到各家院里的茅缸(旱厕)里掏人粪尿,然后集中在队里的大粪池里。紧接着又被派到作为“重点工程”的公社水库工地当民工。冬天则在大同北城壕(护城河)岸上和428机车厂(现在的同车公司)东面一块菜地边上的粪店当“粪猴”。至于扶犁耕地、拉砘磨地、身挎粪笸箩点种春小麦、锄耧收割、秋收夜战、扛麻袋入库、铡草喂马、砌墙抹灰、在大同跟车跑运输装卸圆钢圆木水泥等生产资料、锅炒硝酸铵化肥制作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工地用的炸药包等等,举凡农村的一切活计,无不摽着膀子实干苦干。当然,这并不是一开头就那么想干的,毕竟是“早起捎昏加夜战,一颗汗珠摔八瓣”的苦中煎熬啊!因而其间也经过失落、逃避、埋怨、苦闷、彷徨、外出求职、无助、失望直至奋起等阵痛,只因大学10年不考试招生,当兵、当煤矿工人、当借调干部、被推荐上学又无望,才不得不无奈地面对现实,“扎根农村”,“铁心务农”的。

低头拉车,抬头看路,白天拼命劳动,晚上不管收工多迟,仍以前辈英雄的钢铁意志鞭策自己,尽其可能地逮住一张报纸或捡到一本闲书,便开卷有益地硬是把学习习惯坚持了下来。实在没有可学的,就翻来覆去读《毛主席语录》。在水库工地,我用随身带着的一支钢笔、一丈布票做抵押,以换阅外村一名民工带的小说《青春之歌》一个晚上。傍晚收工后翻山越岭回到家里,通宵不眠,把这本小说囫囵吞枣读完,还做了几页笔记。东方欲晓,胡乱拨拉几口饭,又骑车飞快跌沟上梁,准时出现在工地还书。另外,村里的民兵训练、政治夜校、给公社广播站写稿、为去世的的党员和烈属写悼词、出黑板报等,只要干部一布置,我就抽两头两尾工余时间义务完成。社队党组织最终没有亏待和埋没一个任劳任怨,孜孜不倦追求进步的回乡知识青年,我在入党后先后担任大队民兵连指导员、大队革命委员会主任。19771210日,我坐火车到阳高一中参加恢复高考后的首次考试,随即成了全公社所有考生中唯一被预选和录取者。

卌载光阴一晃而过。退休当口,我写了248首古体诗的《诗记年表》和5200多字的《永做爬坡赶脚郎——在大同市委组织部和办公厅工作三十年小记》,分别在《山西文学》2015年第5期和山西省委《前进》杂志2016年第5期发表。今年的《山西文学》第4期又刊发我近2万字的长篇散文《高考一九七七》。“温故而知新”,回首过去不是敝帚自珍,而是再激初心,不忘当初为什么出发。正如列宁所说的“忘记过去即意味着背叛”。曾有一度时期,我也抵挡不住眼花缭乱的外面多彩世界的诱惑,随波逐流,忘乎所以。在下乡时参与公款吃喝,甚至酒醉醺醺,在外出开会时公款旅游,还自我感觉良好,从而在群众中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在阳高招待所大门外,我亲眼见到一些老干部在街头上对我等“上边的客人”指指点点,侧目而视。想当年,我是一个灰头土脸的农民和毕业五年的往届生,兴奋却又惴惴不安地在这里应考,好不容易邂逅这么一个天赐良机,心中充满无限期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兮一去不复返”激奋心情和卧薪尝胆体验啊?然而,何以在二三十年后却反戈一击,翻身骑在劳动人民头上,骑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老乡亲头上作威作福?直到现在回想起来,仍感十分痛心!

退休时,恰巧赶上因大张高铁征地而迁祖坟的家族中大事,我便选择担当。先是建议召集家族代表会议,成立迁坟理事组、监事组和联络协调组。又根据发掘墓瓦上“道光元年十一月”字样等出土资料和向百岁老人口中抢救来的活资料,梳理出本家族19600余年的代际传承图,然后又召集全村诸氏家族代表会议,征集编纂出全村11姓氏14家族的《世系图》,前后耗时5个多月。接着于去年清明节前在旧村废墟的一块梯坪地上,举行了从全国各地归来的500多位乡亲参加的“高墙框人留住乡土记忆暨全村各家族《世系图》发放并诸氏祖先公祭公演仪式”。同时陆续建立起120人的《“高墙框”在召唤》微信群,举办了两期分别为45天和36天的微信群培训班。在今年清明节前制作了6分钟的《留住我们共同的根》网络公祭视频,在家乡的县电视台播放,并在腾讯网上传播。前不久还推出了“崇学、敛行、明理、致公”八字网络村训。一年半来,我以“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姿态,边做边写,省市各媒体共刊登和报道我村的文章达25篇次,4万多字。平日我和乡亲们神交网聊在微信群里,一则像安泰一样始终不离开大地,二则促使我巩固住初心。

“奋进”仍是我的“现在进行时”。我继续保持在岗时的精神状态,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发扬当年拼命劳动和见缝插针学习的初心,尽管“白发三尺三”,但“快马加鞭未下鞍”,笔耕不辍,先后在各类媒体发表50多篇论文、散文、学习体会等。还加入“工合国际”。今年421日,我以工合国际委员的身份,应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邀请,在人民大会堂参加纪念路易•艾黎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亲耳聆听传达习总书记日前给工合国际的回信,使我备受鼓舞。现在,我总觉得面前有学不完的知识,浑身有使不完的劲,笔下有写不尽的文章。

 

 

    作者简介

    李生明,男,汉族,1955年10月生,山西省阳高人。中华诗词学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工合国际委员会执行委员。曾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求是》《山西文学》《山西作家》共等刊发散文、纪实文学等各类作品300多万字。曾任大同市委副秘书长。

   协助成稿:李晓宇,1983年9月出生,34岁,大同市公安局民警。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网站名称:中华阳高人 主管部门:阳高县政协 地址:阳高县辕门街10号 邮编:038100
网站编辑部电话:0352--6623260 E-mail:ygzxzxxx@163.com
晋ICP备***********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