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阳高概况 阳高新闻 阳高人物 游子情深 旅游天地 风景名胜 科技教育 阳高文化 阳高二人台
博览文汇 党政部门 乡村通览 政策法规 社情民意 招商引资 阳高特产 你问我答 公众留言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总编信箱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阳高文化 > 文学作品 > 正文
六棱山采风散记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123456789hk 发布时间:2017/8/25 阅读:55次 【字体:

 

六棱山采风散记

作者:高建英

 

 

文联余跃海主席每次提起他的家乡秋林村,总是说那是一个风光优美的山村,总是不断赞美村南的六棱山。那激动骄傲的样子,仿佛秋林村钟灵毓秀,地灵人杰,仿佛六棱山胜过了泰山、黄山,或者华山。还有那里的王志付、杜建文、孙安世、吴润军等朋友,用照片和文章到处炫耀。惹得我感觉今生不到六棱山一游,简直是天大的遗憾。

今天终于有机会和大家一起去六棱山采风,我非常激动!

    初秋的田野生机勃勃,泛着绿光。汽车奔驰在安静的乡间公路上,仿若小船荡漾在波光粼粼的绿海中。从车窗望出去,望着,望着,我有些亲近乡土的感动。我是农村出生长大的孩子,对这种绿最熟悉不过。这是一种成熟的、母性的绿,是孕育着生命的、健康幸福骄傲的绿,是最肥、最美、最令人陶醉的绿。不管是庄稼还是野草,这正是它们生命中最充实的时节!

我们路过安家皂的佳润农业生态科技示范园,下去看了一眼。佳润紧靠着一片汉墓群。马润五老师恰是安家皂本村人,见我遥望那片汉墓群,他便饶有兴致地给我介绍起来:“这片汉墓群在咱们古城方圆19平方公里内,像星星一样分布在许家窑、靳家洼、单家窑和安家皂这一带。当年安家皂人们叫‘皇粮堆’或‘皇陵堆’。每一座墓都非常大,上面还能耕地种庄稼。它的布局非常神奇,人们想了好多办法,想数数到底有多少个墓堆,就是数不清。在这里教书的教师们干脆领着一些学生,一个墓堆站一个,几遍数下来,不是多出几个就是少了几个,反正没有确切的数字。1941年,6座墓遭到日本人的挖掘,听说挖出铜器、陶器、砚台等不少东西。自此人们突然就数清楚了。”我立刻想到了“阴阳、风水、太极、八卦阵”等神秘玄机,就说:“莫不是挖得破坏了风水阵法?”马老师说:“哦,也许吧。反正挺神奇。”

    由此我们又聊到了古城这里的许家窑人遗址……看着马老师慈祥睿智的面孔,想着他肚子里一定装了不少历史故事,有时间该和他好好坐坐,好好聊聊。

到了秋林村,来到六棱山脚下,我们开始了爬山。六棱山山势雄伟,景色宜人,空气清新,好一处自然生态区!深深呼吸一口,顿感身心舒展,十分享受。朋友们指点了黄羊尖、马耳山、石林、天门,冰洞、空中草原、白桦林、秋林峪,石门峪、火山石等景点的路线,我们便一头扎进秋林峪,顺着溪流,踩着奇石,攀着绿枝去寻找水帘洞。

没走几步,我就无意中和一种草握了手,顿觉又扎又麻又疼。马桂桃一边给我找灰灰菜擦拭,一边说,这是六棱山上特有的一种毒草叫吸麻芽(书上叫荨麻)。我们找到它仔细观察,枝叶细长,娉娉袅袅,一副柔弱之态,没什么特殊之处。谁想它却身怀这等毒技,真是不可貌相。说说笑笑,我们继续往里走,山石干净,绿荫森森,溪水潺潺,倍感清凉舒适。一抬头一挂瀑布出现在眼前,水帘洞到了。刚要大声喊叫,突然发现瀑布前有一红衣使者,疑似身披袈裟的唐僧,莫非他亲自来找徒弟?不觉脱口戏谑道:“师傅。”

“那是菩萨。”身后有人矫正道。

我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楚:“这又不是寺庙,咋就来了菩萨?”

“唉,谁知道!”回答的人语气很无奈、没滋没味的。

我一时忘了美景,站在那里沉思起来。水帘洞前站着一尊菩萨,到底是什么意思?峪门前该不会也立着弥勒佛吧?难道六棱山的自然景观不够,需要菩萨来凑?这是凑文化还是凑历史呢?半天我都没想明白。

出来后,已到集合时间,只能站在山底留恋地环视一下。远处峰棱凸显,风起云涌,近处野花烂漫,清香扑鼻,不由从心底感叹:果然是个好地方!

下午来到大辛庄的古堡前,见这个古堡很小,坐落在平地,四周也没什么沟壑天梯等险要设施,便觉缺少气派,没什么价值。当听说这是谢员外的私人孤堡时,惊讶中立刻感觉这堡高大起来,而且气派十足。对于私人来说,修筑12.2米高,8米厚的堡墙,而且能让这堡挺立500年,当然是一项浩大壮观的工程了!这谢员外当时是怎么想的?仅仅是为了防止匪盗之患么?但在外人看来,何尝没有炫富之意?据说他家里还有暗道,直通六棱山。我们猜测他到底有多富。母裕民感叹道:“古堡能藏多少宝?移山心力筑高墙!”再想,住在这样的堡内,从窗户望去是一片天,几堵黄土高墙,从院子里望去也是一片天,几堵黄土高墙,不闻邻家吵闹、鸡犬之声。这样的安全中藏着多少寂寞孤独啊!再说大环境不安定,自己建个堡又能固守多久呢?不过,对于一个老财来说,也就这点自固的远见卓识吧。

临进门,孙兴平给讲了城、堡和郭的区别,又长了点知识。站在院当中,听完看院人讲解,抬头仰望四周高耸的堡墙,环视一周,恍恍惚惚,总觉得这里似曾相识。对了,这是我无数次梦到过的情景:我站在这样一处深深的大院里,孤独无助,寒气袭人。瞬间,我心头一紧,额头袭上一层冷汗,赶紧跟着朋友们往出走,生怕真被困在里面。走了好远,还惊魂未定。

坐在车上,我还在想,有些地方,也许和你有缘分。比如这个古堡,我就无数次梦见过。也许我该以六棱山为背景,以此古堡为题材,写个小说,叫古堡传奇或六棱奇缘什么的,说不定互相成全,一举成名。就像金庸和大理、莫言和高密,陈忠实和白鹿原,丁玲和桑干河……想着想着忘了害怕,竟得意起来。

“洪门寺到了。”这喊声把我从美梦中拉出来。摇摇头,跟着大家走去。从洪门寺出来。站在黄河最大支流的桑干河畔,看着汩汩流淌的河水,看着两岸绿油油的芦苇蒲草,真是心潮起伏。再想这六棱山绵延1.2万公里,黄羊尖海拔2420米,景观奇险,我今天仅仅瞥了一眼秋林峪。不过这一瞥已种下情根,决定回去买双登山鞋,再来与它相会。

一路走来,且看且听且想。家乡阳高这么多美景,自己以前却什么也不知道,真是惭愧。爱家乡,该先从脚下的土地开始。想起坐在身边的三宝老师讲某些作者,总是写些爱呀,爱呀苍白空洞的诗。他质问人家道:‘“你连你爹妈都不爱,你能爱谁?”不仅哑然失笑,脸悄悄地红了。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网站名称:中华阳高人 主管部门:阳高县政协 地址:阳高县辕门街10号 邮编:038100
网站编辑部电话:0352--6623260 E-mail:ygzxzxxx@163.com
晋ICP备***********号